律师案例

疫情期间签订合同,疫情是否属于不可抗力?

发布时间:2020-04-28
分享到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不但给人们的生活生产带来了灾难,同时也为司法实践和司法理论提出了许多新课题。今日笔者接到一客户的咨询。“国内A公司经营进口食品,然后销售给B公司。最近A公司与美国C公司签订了大豆进口合同,同时与B公司签订销售合同,合同总价款2000万元,B公司需要支付给A公司总价款的20%定金,交货日期为2020731日前。违约条款为:因不可抗力造成迟延交货甲乙双方互不负责任。客户问:现在是疫情期间,A公司是否能以疫情为不可抗力为由而不履行合同?

笔者给客户的答案是,AB公司的合同签订时间是在疫情爆发期,此次疫情不能成为AB公司合同中不可抗力的免责条款。理由如下:

不可抗力条款是全世界法治国家普遍遵循的法定免责条款。我国《民法通则》及《合同法》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按《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解释,是指非当事人所能控制,而且没有理由预期其在订立合同时所能考虑到或能避免或克服它或它的后果而使其不能履行合同义务的障碍。据此,不可抗力是指在合同成立以后所发生的,不是由于当事人一方的故意或过失所造成的,对其发生以及造成的后果是当事人不能预见、不能控制、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

某一情况是否属不可抗力,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综合加以认定:

1、不可预见性。

法律要求构成不可抗力的事件必须是有关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对这个事件是否会发生是不可能预见到的。在正常情况下,对于一般合同当事人来说,判断其能否预见到某一事件的发生有两个不同的标准:一是客观标准,就是在某种具体情况下,一般理智正常的人能够预见到的,合同当事人就应预见到;如果对该种事件的预见需要有一定专门知识,那么只要具有这种专业知识的一般正常水平的人所能预见到的,则该合同的当事人就应该预见到。另一个标准是主观标准,就是在某种具体情况下,根据行为人的主观条件如年龄、智力发育状况、知识水平,教育和技术能力等来判断合同的当事人是否应该预见到。这两种标准,可以单独运用,但在多种情况下应结合使用。

2、不可避免性。

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对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尽管采取了及时合理的措施,但客观上并不能阻止这一意外情况的发生,这就是不可避免性。如果一个事件的发生完全可以通过当事人及时合理的行为而避免,则该事件就不能认为是不可抗力。

3、不可克服性。

不可克服性是指合同的当事人对于意外发生的某一个事件所造成的损失不能克服。如果某一事件造成的后果可以通过当事人的努力而得到克服,那么这个事件就不是不可抗力事件。

4、履行期间性。

对某一个具体合同而言,构成不可抗力的事件必须是在合同签订之后、终止以前,即合同的履行期间内发生的。如果一项事件发生在合同订立之前或履行之后,或在一方履行迟延而又经对方当事人同意时,则不能构成这个合同的不可抗力事件。

构成一项合同的不可抗力事件,必须同时具备上述四个要件,缺一不可。

结合本案,AB公司签订合同时间在疫情爆发期间,这与“构成不可抗力的事件必须是在合同签订之后、终止之前,即合同的履行期间内发生的”相悖,不符合不可抗力的基本构成。

新冠肺炎疫情对于人类来讲是突发的灾害,具有不可抗力的各项要素。但就AB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的行为却丧失了不可抗力的各项要素,疫情虽然爆发时无法预见成为突发的灾害,但经过几个月的防疫抗疫过程,已经从突发事情变成了公知的事情,AB公司自然也了解清楚疫情对履行新合同的影响,A公司在合同中确认在20207月能够交货,表明A公司有办法和措施避免、克服疫情给其造成的障碍,减少疫情给其造成的损失,能够在疫情期间完全履行合同,因此A公司不能再以疫情为不可抗力抗辩。

 作者/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合伙人康文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