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案例点评

停车场的车辆被人为损坏,谁承担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2021-10-21
分享到

【案情简介】

 

202032217时许,王某驾驶自有的小型轿车进入某中心,将车辆停在某中心经营的收费停车场。32222时许,王某走出某中心后发现自己的轿车右侧前后轮胎侧面被人为地扎了六个洞,遂向某中心反映情况,双方查看视频监控发现,本段监控录像无法显示到被扎车胎的车辆一侧情况。某中心认为王某只是在其经营的停车场停放,并没有将车钥匙移交给某中心,某中心对车辆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并要求王某交纳停车费。王某只得支付停车费23元,某中心向其出具了发票。后王某驾驶涉案车辆离开。

 

当日,王某自行前往某汽车清洗服务部补胎,支出费用320元,后因认为补胎后仍存在安全隐患,又进行换胎,支出费用1500元。

 

王某因向某中心主张赔偿未果,诉至法院要求某中心支付汽车维修费1820元。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支持王某的诉讼请求,即某中心支付王某维修费1820元。

 

【律师解读】

 

(一)双方就涉诉车辆停放所形成的法律关系的性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888条规定:保管合同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寄存人到保管人处从事购物、就餐、住宿等活动,将物品存放在指定场所的,视为保管,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另有交易习惯的除外。

 

因保管合同是实践性合同,以交付保管物作为合同成立的条件,所以保管物的交付行为,实际上是寄托人将保管物的控制权暂时转移给保管人。具体到本案中,某中心所管理的停车场是一个收费停车场,王某的车辆进入停车场时,某中心的管理人员开始计时,车辆驶出停车场时需要按停放时间向某中心的管理人员交费,否则无法正常驶入、驶出停车场。综合判断上述进入和放行过程,可以认定某中心对车辆拥有较高的控制权。

 

另外,对于某中心主张王某并未将车钥匙移交给某中心,也就意味着没有将涉案车辆交付给某中心占有,故双方之间不成立保管合同关系的主张。因保管合同只是转移保管物的直接占有,但不转移保管物的所有权,此时保管人为直接占有人,寄托人为间接占有人,涉案车辆由直接占有人实际控制。对某中心而言,持有车钥匙不是对车辆实现直接占有的唯一途径,故某中心的该答辩理由不能成立。因此,本案中应当认定双方就涉案车辆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

 

(二)某中心是否应就涉诉车辆的实际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892条规定:保管人应当妥善保管保管物。第897条规定:保管期内,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无偿保管人证明自己没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某中心作为有偿保管合同的保管人,应当对涉案车辆尽到妥善保管义务。现某中心虽否认涉案车辆的损害系在其保管车辆期间造成,但未提供现场监控录像或其他证据证明已经实施了必要的正常防范性安全保卫活动,无法证明对涉案车辆尽到了妥善保管义务,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王某自行修补、更换车胎支出了相应费用,并提供了凭据,应当由某中心承担赔偿责任。

 

(三)本案法律适用的启示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法律关系的认定是解决本案争议的关键,而双方是否成立保管合同的关键则在于某中心是否暂时性取得了对涉案车辆的控制权。某中心自营停车管理,具有一定的车辆出入管理制度,从涉案车辆进入停车场停放至离开期间,涉案车辆处于雅温泉中心管理区域控制范围内,且王某驾车驶出某中心时按约支付了停车费用,某中心提供的是有偿停车保管服务,能够认定双方形成了事实上的保管合同关系,该保管合同关系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

 

来源:盈科律师一日一法

作者/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李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