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案例点评

公司法人人格否定之诉中,法院如何认定“资本显著不足”?

发布时间:2021-04-21
分享到

【案情简介】


2016115日,茂昌公司(供方)与福佩克公司(需方)签订《产品购销合同》,约定:福佩克公司自茂昌公司处采购95号车用汽油,金额88666000元;合同有效期限至2016125日。


2016118日,茂昌公司(供方)与赛宝公司(需方)签订《产品购销合同》,除总金额为51550000元,合同有效期限至2016128日。其他约定与《产品购销合同》一致。


201611月,茂昌公司(需方)与三角洲公司(供方)补签了22份《产品购销合同》,合同载明签订时间为2016105日至20161026日。上述合同其他约定均与《产品购销合同》一致,合同有效期限均为自合同签订之日起一个月。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称,上述合同均为其与三角洲公司签订,茂昌公司并未与三角洲公司直接洽谈并签订。


2016125日,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甲方)与三角洲公司(乙方)补签了落款时间为2016103日的《代理采购合作协议》。该合作协议第二条“合作内容”约定:...甲方付款给茂昌公司,由茂昌公司付款给乙方。


三角洲公司为履行《代理采购合作协议》进行了备货。自20161128日至125日,三角洲公司收到自茂昌公司账户转来的货款103051710.17元。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认可,三角洲公司已经采购完毕货物,亦向三角洲公司出具了收货确认书。


20161128日至125日,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共计向茂昌公司账户转款107134710.17元。2016125日,张某账户收到自茂昌公司账户分三笔转来的408.3万元。茂昌公司称,该转款系其自由处分公司资金行为。


茂昌公司注册成立于20161025日,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股东张某认缴出资1000万元,李某认缴出资1000万元,出资时间为20181025日。企业信息载明法定代表人为张某。


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张某和李某在茂昌公司设立时认缴出资额范围内,对茂昌公司应当返还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货款408.3万元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某高院,判决茂昌公司返还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货款408.3万元;驳回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张某向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返还408.3万元。

 

【律师解读】


本案的核心争议焦点:张某、李某应否在茂昌公司设立时认缴出资额范围内对该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一、法院如何判定茂昌公司股东张某承担连带责任?


茂昌公司注册成立于20161025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但股东的认缴出资期限为20381025日,实缴出资为0元。张某和李某也未按法院要求提交出资证明,说明确未履行出资义务。


而茂昌公司从事的经营行为,仅与本案有关的合同纠纷标的额就高达上亿元。故可以认定,茂昌公司在设立后的经营过程中,其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数额与公司经营所隐含的风险相比明显不相匹配。股东利用较少资本从事力所不能及的经营,表明其没有从事公司经营的诚意。且在股东没有任何实际出资的情况下,股东张某擅自转走茂昌公司的账内资金408.3万元,导致茂昌公司缺乏清偿能力,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其实质是滥用公司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把投资风险转嫁给债权人。


故本案中,公司股东张某存在出资不实、滥用股东地位的事实。在茂昌公司占有408.3万元,构成不当得利,应当返还福佩克公司、赛宝公司的情形下,法院认定张某应在茂昌公司设立时,认缴出资额范围内对茂昌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二、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情形之“资本显著不足”的认定标准?


“资本显著不足”是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典型情形之一。2013年公司法资本登记制度发生变化,注册资本认缴制确立。随之,众多公司存在股东认而未缴或者认而不缴的情形,一旦发生债务不能偿还的情形,就会增加公司被认定为“资本显著不足”的风险。


2005年《公司法》正式确立公司人格否定制度。其第20条第3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公司法》并未单独设定“资本显著不足”的认定标准。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严格规定公司人格否定制度适用条件的建议及答复》指出,适用人格否认制度必须同时具备《公司法》第20条第3款所规定的主体要件、行为要件和结果要件。因此,认定公司“资本显著不足”亦应同时具备上述要件。


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对“资本显著不足”的概念作出厘清,资本显著不足指的是,公司设立后在经营过程中,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数额与公司经营所隐含的风险相比明显不匹配。股东利用较少资本从事力所不及的经营,表明其没有从事公司经营的诚意,实质是恶意利用公司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把投资风险转嫁给债权人。由于资本显著不足的判断标准有很大的模糊性,特别是要与公司采取“以小博大”的正常经营方式相区分,因此在适用时要十分谨慎,应当与其他因素结合起来综合判断。


上述条款对判断是否属于“资本显著不足”的标准的规定依然较为模糊。但是结合《公司法》与《九民纪要》规定的精神,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情形之“资本显著不足”的认定标准主要包括如下要件:


一是客观上公司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与公司经营风险间明显不相匹配,公司偿债能力显著不足。


二是主观上股东具有滥用股东有限责任的主观恶意、主观过错明显。


三是结果上股东的滥用行为严重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公司无法清偿债权人对公司的债权数额或者比例较大。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里的“资本”指实际投入资本而非注册资本,“公司经营风险”则需要结合案涉金额、行业性质、经营规模、负债规模所要求的公司资本等因素综合判断。


正如本案中,并非仅因股东出资不实而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 而是因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与所从事经营的风险相差悬殊,且股东张某擅自转走公司账户的钱款,存在恶意滥用法人独立地位的情形,法院据此综合判定股东张某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九民纪要》特别提出,对于以“资本显著不足”为由对公司法人人格进行否认需要十分谨慎,特别是要与公司采取“以小博大”的正常经营方式相区分。实务中,法院对于否认公司独立人格单依“资本显著不足”主张否认公司人格的空间较小,亦需要结合其他因素综合判断,特别是判断股东是否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是否具有滥用股东有限责任的主观恶意尤为重要。但随着最低注册资本额制度的取消,因公司“资本显著不足”而单独适用公司法人格制度的相关案例会逐渐增多。


来源:盈科律师一日一法

作者/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