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案例点评

退回商业预付卡内的服务费用,是否受法律保护?

发布时间:2021-04-07
分享到

【案情简介】


2018920日,文某前往北京某殿健康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北京某殿公司)位于望京的某汇养生消费,向北京某殿公司支付2000元“梦幻迷情”服务费用后,北京某殿公司员工为文某办理了一张商业预付卡,并告知文某可以出示,也可以将费用存入卡中,消费时从卡中扣除。在北京某殿公司的宣传和强烈要求下,文某将98000元存入预付卡。后文某发现北京某殿公司存在虚假宣传的因素。文某多次预约消费未果,故文某不再去北京某殿公司消费,要求北京某殿公司退还款项。经过充分沟通,北京某殿公司同意退还,但在时间上推诿,故文某以自己为原告,北京某殿公司为被告向朝阳区法院提出:“一、判令解除双方之间的服务合同关系;二、判令被告退还文某预存费用98000元;三、判令被告向文某支付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的诉请。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原告文某与被告北京某殿公司的服务合同关系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被告北京某殿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退还原告文某98000元;驳回文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解读】


本案争议焦点:一、北京某殿公司与文某之间存在什么法律关系。二、文某是否有权解除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三、合同解除后的法律后果如何确定。


一、关于北京某殿公司与文某之间的法律关系。首先,虽然文某签有《订购协议》,北京某殿公司主张双方存在产品购买关系,但该《订购协议》所载内容包括会员专享课程规则内容(专案课程、专属产品、高科技仪器处均为空白),且所附美容中心会员准则中亦载明接受服务过程中的义务,拒绝提供服务的事由、未定期接受服务的责任等内容。故从合同内容来看,双方之间的约定更加符合服务合同法律关系的特征。其次,北京某殿公司提出已向文某交付了套盒产品,其依据仅为《订购协议》中手写载明的“产品在顾客同意下开封且已使用,产品已出,概不退换,本人自愿留存”字样,但无任何证据证明存在标的物的实际交付行为,本案涉及标的10万元,北京某殿公司仅因上述字样就想说明已交付产品,明显与事实和常理不符。故北京某殿公司与文某之间构成由文某预付款项并接受服务、北京某殿公司提供服务的服务合同关系。


二、关于法律关系的解除。双方就合同的履行期限无明确约定,但此服务合同关系需要北京某殿公司在服务过程中提供技师服务,合同的履行需要文某同意并接受服务,具有人身专属性。现文某明确表示不再接受服务,此种合同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文某请求法院解除服务合同的理由正当。


三、关于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文某向北京某殿公司共支付10万元,后消费2000元,且再无证据证明北京某殿公司存在其他损失,故该款项扣除后应对文某已付款项98000元予以退还。


此等服务合同纠纷,在当下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大多数以健身卡、游泳卡、美容卡等形式呈现,老百姓或多或少都有接触。这种“预存式消费”一定程序上为老百姓日常消费提供方便,但也存在,办卡后健身房地址变更、离家距离变远、健身不方便,预交费用或办卡后服务主体跑路或中途变更服务技师等情况,给消费者造成不便或不快。另,此等服务合同各式各样,很大程度上体现在“人身专属性”上。所以,老百姓在消费时一定分清消费类型,不可盲目交费。

 

来源:盈科律师一日一法

作者/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闫成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