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案例点评

员工自愿签署不缴纳社保的声明或承诺有效吗?

发布时间:2021-03-03
分享到

【案情简介】

 

张某系某公司员工,公司未给张某缴纳社会保险。201329日,张某出具承诺书一份,上面载明“由于本人自身原因,不愿缴纳社会保险。本人承诺因此产生的经济损失与法律责任后果自负,并且不因此与公司发生任何劳动纠纷。”2013828日,张某以公司“长期未及时足额支付本人工资且未及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书面提出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随后,张某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以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保为由,要求支付被迫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仲裁委裁决不予支持张某的仲裁请求。张某不服,诉至法院。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因劳动者自身不愿缴纳等不可归责于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社会保险未缴纳,劳动者请求解除劳动合同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不予支持。本案中,张某承诺因个人自身原因不愿缴纳社会保险,已对自身权利进行了处分,现又以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一审判决员工自己不愿缴社保,不能以公司未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一审判决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后张某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主要是:公司是否应支付张某经济补偿金。理由为:张某出具承诺书,载明放弃缴纳社会保险,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张某应该意识到签署承诺书的后果。其未提供证据证明签署承诺书存在欺诈、胁迫、乘人之危等情形,该承诺书真实有效。张某已对自身权利进行了处分,现在又以公司未为期缴纳社会保险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于法无据。 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某不服,向高院申请再审。

 

高院裁定:承诺放弃社保后又以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张某本人承诺因此产生的经济损失与法律责任后果自负。张某未提供证据证明签署承诺书存在欺诈、胁迫、乘人之危等情形,故该承诺书表明其真实意愿。原审法院未支持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律师解读】     

 

依法缴纳社保是《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即使员工要求用人单位不为其缴纳社保,签署放弃社保的声明或承诺等书面文件,但该类声明及承诺也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无效约定。员工按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主张经济补偿金的,仍应予支持。但笔者认为,员工在自愿且明知行为后果的前提下,签署放弃社保声明后,又以用人单位没有为其依法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用人单位承担经济补偿金责任的做法不合理且不合法,实则是对民法诚实信用原则的践踏。在处理相关问题时,律师应当考虑如果员工能够提供完整的证据链,举证证明其签署相关声明及承诺时是违背真实意愿的,那么签署放弃社保的声明及承诺,可认定是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效力当属无效。则员工可主张用人单位承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责任。

 

员工不能举证证明其签署的相关声明及承诺是违背真实意思表示时,则应递进思考,即员工是否通过书面或可使用人单位知晓的方式,要求用人单位履行为其缴纳社保的法定义务。毕竟法谚有云: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更何况缴纳社保的利弊已然成为自然人的社会基本认知范畴。笔者认为在员工向用人单位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用人单位在合理期限内仍拒不履行补缴社保法定义务的前提下,员工才可要求用人单位承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责任。

 

虽然《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是主张经济补偿金的法定请求权的基础,但裁判者亦应在个案中首先认定并明确事实基础,切忌机械适用法条,枉顾事实作出不利于立法目的的裁判。

 

笔者认为判断用人单位是否应承担经济补偿金责任,如果仅着眼于用人单位存在未为员工缴纳社保的行为,即要求用人单位承担相应法律后果,属于显失公平。用人单位为员工缴纳社保的立法目的之一,在于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而非对于用人单位进行惩罚。给予用人单位纠错机会,允许用人单位在合理期限内为员工补缴社保更利于立法目的的实现。

 

笔者认为裁判者在判断员工是否自愿签署放弃社保声明时,如果仅因用人单位未给员工额外支付社保费用或工资外费用作为事实前提,机械推定员工是在非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形下与用人单位签署放弃社保的声明或承诺,更会遗害无穷。此等认定更会助长用人单位与员工以利益交换为杠杆,逃避劳动法律关系中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更加不利于立法目的实现及社会的长效利益。

 

来源:盈科律师一日一法

作者/北京市盈科(西宁)律师事务所青工委主任陈耀云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