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伪造收购公司协议,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

发布时间:2020-12-29
分享到

【案情简介】       

 

周某以2500万元谈成了元宝公司80%的股份的收购。当时市场上均看好元宝公司矿的潜力,并有人为得到此矿股权愿意出2000万元中介费给周某。本案被告人马某也看好了这矿,愿意合作,并默认保证周某的3000万元中介费。在此背景下,马某与其他投资人商议,制作了6000万元(将2500万元改成6000万元)虚假的收购协议,并找到愿意一起投资的人,给他们看了这个假协议来融资。根据投资人出资数额,确定其在6000万元中的占比数额。马某与其他投资人签订投资6000万的股权协议,但各投资人不在元宝公司工商登记显示股东名字,签订该投资协议时马某也不是该公司股东。后部分投资人知道实际收购价格是2500万元后,要求按实际出资比例确定股份并分红,投资人均同意,且都实际取得了分红。后有投资人认为马某提供6000万元的虚假协议来融资,是侵占了投资人在元宝公司的股权利益的犯罪行为,故报案。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马某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司管理中的股东股权的行为,数额巨大,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二审法院听取了辩护律师意见,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律师解读】         

 

本案二审辩护人韩英伟、曲衍桥律师认为马某的行为不构成职务侵占罪,故做无罪辩护。

 

本案与其它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事实的区别是被告人不是简单的侵占公司财产,而是涉嫌侵占公司股东股权,那么侵占公司股东股权是否属于侵占公司财产?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构成职务侵占罪是借鉴《公安部经侦局关于对非法占有他人股权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问题的工作意见》(下称(《工作意见》)的思想,即:对于公司股东之间或者被委托人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司股东股权的行为,如果能够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则可对其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司管理中的股东股权的行为以职务侵占罪论处。

 

2003年全国人大法工委刑法室、最高院研究室、刑二庭、最高检研究室、侦监厅、公诉厅、中国检察理论研究所、人大法学院联合举办的研讨会发布的《对妨害公司、企业管理秩序犯罪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表明,将本单位的股份(权)私自变更到个人名下可以构成职务侵占罪,但在本单位内侵占了其他股东股份(权)的,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以上两文件的指导思想有所不同。《意见》认为非法占有公司股东股权的行为可以被认定为非法占有公司财产 。而《会议纪要》认为将本单位的股份私自变更到个人名下才是侵占公司财产,构成职务侵占罪。而在本单位内侵占了其他股东股份的,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对此,笔者经过大量的法律检索发现,依据《工作意见》做为指导做出有罪判决的并不多见,因为其是人为的将股东股权扩大认定为公司财产,进而人为的扩大了职务侵占罪的入罪范围。

 

辩护人对本案的意见是:马某出示6000万元假协议的行为只是商业加价手段,属于民事交易中虚报底价的商业惯例,如投资方认为这种手段影响公平,可以撤销和变更民事合同,属民法规范的范畴。事实上,本案投资人也是变更了原《股权协议书》,按实际出资确定股权份额,并按实际出资取得的分红。且马某也没有侵占所得的加价,所有投资款均打入公司,没有造成任何损失后果,故这一系列交易过程系自由平等协商的商业买卖过程,马某没有侵害投资人的财产性利益,对这一行为不能用刑法予以评价。

 

另外,本案还涉及一个理论上的争议点,即非工商登记股权是否属于公司管理中的股权。辩护人持否定态度,因为通过案例检索显示认定为侵占公司管理中的股权的情形为:利用职务之便假冒签名、虚构股权转让协议、伪造《股东会决议》、欺骗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将他人股权在工商登记中变更到自己名下等。而本案,马某与其他投资人之间已经约定,其他投资人名字不在工商登记机关显示,故投资人的股权不可能属于公司管理中的股权

 

作为本案辩护人,在二审开庭审理中,除对上述法律适用观点向法庭陈述外,还对一审的相关事实认定、管辖错误及适用法律位阶等问题提出意见。

 

二审法院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将本案发回重审。

 

来源:盈科律师一日一法

作者/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曲衍桥律师

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