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案例点评

对工程结算财政评审结论有异议,可以申请造价鉴定吗?

发布时间:2020-07-18
分享到

【案情简介】          

       2010年4月,大连市某建设工程邀请施工招标文件载明:一、投标须知前附表(一)第4条,合同价款约定方式:工程造价执行2008年辽宁省建设工程定额,材料价格以当期大连市网刊价格开发区部分或甲方指定的价格为准结算。审定的最终结算值乘以(1-中标下浮率)。第8条资金来源:自筹资金,投资额约为15000万元。第11条投标报价方式:下浮率。二、投标须知前附表(三)第20条工程款支付方式:结算款:工程全部完工后,支付合同价款的70%;竣工验收合格后且结算价款报送相关部门审核完成后,支付至审定值(下浮后)的95%。保修金:审定值下浮后的5%作为质量保修金。2010年5月8日,大连筑程建筑公司建设工程投标函载明:经踏勘项目现场和研究上述招标文件的投标须知及其他有关文件后,我方愿按照审定的最终结算价款,在此基础上下浮3,5%的投标报价。

       2010年6月5日,大连某建设集团(以下简称发包人或被告)与大连筑程建筑公司(以下简称承包人或原告)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内容:大连某建设集团将通过招投标的大连开发区×号小区保障性住房项目一标段1#、2#、3#、4#、9#、10#、11#楼工程,发包给大连筑程建筑公司施工,承包范围为土建主体、给排水、暖通、电气及配套设施等施工图纸包含的全部内容。合同价款:合同总价(大写):柒仟万元整(暂定值,最终以审定值下浮3.5%为准)。资金来源:发包方自筹。合同第30条约定,合同价款的方式为可调价格合同。

       工程竣工后,承包人向发包人递交了工程竣工结算资料。2018年6月22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关于小区保障性住房项目结算相关事宜的函》,载明:贵公司承建的×号小区保障性住房项目一二标段项目竣工后,贵公司将工程结算审核材料通过我公司上报给财政局进行审核,经财政局委托第三方审核后审定值为170348800元。承包人收到财政局审核结果后,对该结果提出异议,沟通无果后于2018年8月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承包人)申请对工程施工中产生的人工费、材料费用、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费用等9项工程内容与被告审定的上述项目的差价进行鉴定。鉴定机构于2019年12月30日出具《工程造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上述差价总计19,892,786元。

       被告(发包人)认为:应以财政审核的工程价款为依据,而不应该以司法鉴定的工程价款为依据。理由是:1.合同约定工程价款的结算方式为财政审核。《招标文件》约定工程价款结算方式为:审定的最终结算值乘以(1-中标下浮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三部分专用条款第32.2条关于工程款的支付约定为:按照已完工工程进度70%支付进度款,竣工验收合格后且结算价款报送相关部门审核完成后,支付至审定值(下浮后)的95%,审定值(下浮后)5%作为质量保修金。2.原告(承包人)在签订合同以及履行合同过程中,均认可以财政审核作为工程价款的结算依据。第一、承包人在招标时的《投标函》中承诺:我方愿按照审定的最终价款,在此基础上下浮3.5%的投标报价;第二、承包人向开发区财政局报送了相关的结算数,表明其认可财政局作为工程价款的审核部门;第三、承包人对财政局的审核结果不满意,发包人向财政局请示后,财政局认为承包人的请求不合理,遂坚持财政审核结果。

       原告认为财政局审定值存在漏项,在此之外司法鉴定意见应作为审定值的补充,司法鉴定意见弥补了审定结论中的漏项和错误,应予采信,主要包括:关于人工费,财政局委托出具的审核报告仅仅支持每日增加5元计算,而2011年1月28日,辽宁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再次下发《关于调整辽宁省建设工程计价定额人工日工资单价的通知》,载明:在2010年《关于调整2008年辽宁省建设工程计价定额人工日工资单价的通知》文件基础上,再调增8元/工日,具体调整方法如下:一、本次人工日工资单价调整,从文件发布之日起执行;关于材料差价,审核报告中审核原则是按照合同开工日期即2010年6月份的辽宁工程造价信息网刊的价格及同期市场价格计算。招标文件中对材料价格确定为,“以当期大连市网刊价格开发区部分或甲方指定的价格为准结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31.1条亦约定,“材料及人工费价格执行施工期间大连市工程造价信息网价格,如网刊没有价格按市场综合价确定”。鉴定意见是按照招标文件和施工合同约定的施工当期的《大连工程造价信息网》和市场价格信息及现行有关规定确定的,因此,鉴定意见符合招标文件及合同约定,于法有据。

【裁判结果】       

       人民法院最终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包括人工费、材料费等差价在内的工程款人民币20,542,720元。

【律师解读】       

       案涉工程虽然在合同中约定工程价款的结算方式为财政审核,但从诉讼的角度看,被告作为发包人向法庭提交的财政审核报告属于证据的范畴,其效力仍然需要从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等角度加以认定。诉讼过程中原告不必然丧失否定财政评审结论并申请司法鉴定的权利。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在诉讼前共同委托有关机构、人员对建设工程造价出具咨询意见,诉讼中一方当事人不认可该咨询意见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但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受该咨询意见约束的除外。该司法解释的规定表明,即使是发承包人双方共同委托的造价咨询机构出具的咨询意见,对委托方而言也并非必然具有法律约束力,如果一方或双方对咨询意见有异议,仍有权申请鉴定。具体到本案,招标文件和施工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为财政审核,财政局委托第三方对案涉项目进行审核,并出具《结算审核报告》,比照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精神,一方当事人对诉讼前形成的建设工程造价结论有异议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从证据效力的角度分析,政府财政部门出具的审核报告亦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规定的具有法定证明效力的免证事实,因此,如果承包人对财政审核提出异议时,人民法院应对结算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等进行实质审查。其次,当事人在招标文件及合同中事先约定愿受财政审核的约束,双方当事人一定暗含着审核结论具有充足且正确的依据、内容正确合理的前提条件,而本案原告认为审核报告与工程实际情况不符或与合同约定不符的情况下,如不准许异议人申请司法鉴定有违法律的公平原则。鉴定意见并没有全盘否定财政审核结论,而是认为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对审定值存在漏项和瑕疵应予补正。司法鉴定意见根据辽宁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的文件及施工时辽宁工程造价信息网刊的价格及同期市场价计算调整差价符合政府文件相关规定及双方施工合同的约定,具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因此,应当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对诉争人工费、材料费等项的结算审核结果予以纠正。

作者/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玉荣律师

来源:盈科律师一日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