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

【转载】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

发布时间:2020-06-15
分享到

《细说民事合同专辑》之《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

【基本知识】

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指承包人对于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

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性质,有学者认为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性质是种留置权,有的学者认为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是种特殊的抵押权,通说认为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是种特殊的、独立的优先受偿权利,从《合同法》286条规定来看,它有这么三个特点。一、承包人为标的物增值付出了对价,无须对建筑物存在实际占据(区别于留置权);二、无须登记就取得优先权利(不同于抵押权);三、这种权利效力是法定的,无须得到双方的合意。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对于保护承包人对工程款求偿的可实现性具有重要的意义,是《合同法》针对建设工程领域严重存在的拖欠工程款的实际问题、解决承包人主张工程价款困境的特殊保护措施。

【案例一】重庆建工某某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诉重庆某某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案

l999728日,某某公司(甲方)与建工某某建司(乙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乙方承建甲方位于重庆市两路口“中华商厦”,工程内容为:中华商厦正负零以上28层,框架结构,建筑面积34500平方米(以实际验收工程量为准),承包范围为:平基、基础、主体、室内外装饰、本工程各类水电、环境、按施工图纸、图说、更改内容、设计变更(行政行业限制者及专业性强需要售后服务的除外)。开工时间:l9997(以实际开工报告为准)。竣工时间:2001年以内。质量等级:合格。合同价款:暂定人民币3200万元,今后以双方审定的结算为准。执行四川省九五定额及相关配套文件办理工程结算,并总造价下浮3(不含税金、定额管理费、三材、未计价材料单调部分及甲方供材料)。同日,某某公司(甲方)与建工某某建司(乙方)还签订了《补充合同》,该协议约定了垫款和付款时问;材料供应及认价方式;结算方式及取费标准;工程质量等级;违约责任;甲方违约,本合同签定工程项目不能正常进行施工或施工中甲方欠工程款,甲方所欠乙方借款(含前期垫资款)按月息2%计算,超过连续六个月不付款,乙方所做工程未付款部分按乙方造价每平方米增加l00元,由甲方赔偿给乙方,甲方并办理所有产权证明给乙方所有,乙方不交任何费用。同时也约定了乙方的违约责任。

合同签订后,建工某某建司按约履行了施工义务。

2003630日,某某公司向建工某某建司出具承诺书,载明:中华广场工程甲方未按合同付清乙方工程款,现甲方需融资,乙方配合验收,甲方承诺验收后l5日内付清工程款。……。2003821日,某某公司再次向建工某某建司出具承诺书,载明:某某公司向兰鸿泽(市七建中华广场项目部)承诺:在未付清总欠款前,将中华广场平街正二、三、四楼抵押给兰总(按双方协议执行)中华广场贷款的行为与兰总无关。中华广场开业后一个月内向兰总付300万元至1000万元。若有能力、中华广场应努力多付还欠款。总欠款于200312月底前支付完,……。后某某公司仍未付清工程欠款,建工某某建司于2004420向某某公司发出催款通知书。2004430日,某某公司向建工某某建司出具欠条,载明:某某公司“中华广场工程至2004430日止,减去已付建工某某建司“中华广场”项目部蓝鸿泽的欠款外,还下欠本项目部蓝鸿泽工程款13223300元。以此金额为准,双方不再翻以前来往老账计算欠款金额。此款定于2004510日起逐月归还,并于20041031日前还清。……。

由于某某公司未按欠条履行还款义务,建工某某建司遂于2005621日向原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在某某公司出具该欠条后,于200411月以房屋抵款7566010元(已另案起诉),尚欠5657290元,请求某某公司立即支付工程欠款5657290元和逾期支付利息1584041.20元。该院于20051215日作出(2005)渝一中民初字第410号民事判决,判令某某公司在该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建工某某建司工程款5657290元,并从2004111日起以565729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驳回了建工某某建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2006415日建工某某建司向原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2005)渝一中民初字第410号民事判决。在申请该案的强制执行过程中,建工某某建司同时向该院提出关于“中华广场”工程款优先受偿的申请。其后,建工某某建司以房抵款协议未能履行,要求某某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8842735元,并确认建工某某建司对某某公司欠付的工程款1450万余元享有优先受偿权为由,向法院提出诉讼。

2007516日作出(2007)渝五中民初字第124号民事调解书,确认了诉争工程已交付使用并于2007510日补办了竣工验收手续;除5657290元工程款外某某公司尚欠8842735元;建工某某建司要求对全部工程款即5657290+8842735=14500025元享有优先受偿权等事实。双方在本院主持调解上,达成一致协议:某某公司在本调解协议生效后五日内付清8842735元和利息350万元;建工某某建司对中华广场(原中华商厦)项目建设工程折价或拍卖享有优先受偿权。

此后,建工某某建司就(2007)渝五中民初字第124号民事调解书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建工某某建司于200765日、613日、615日、20081126日、2010712日向本院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提出参与执行案款分配并享有优先受偿权的申请。2008124日针对(2005)渝一中民初字第410号判决书的执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渝高法执指字151号指定执行决定书的要求,将该执行案一并移送本院执行。200983日,本院将涉及某某公司的执行案件一并移送给了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

在审理中另查明:20075月由建设单位、监理单位、设计单位、勘察单位、施工单位出具的重庆市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意见书中载明,该工程具备验收条件,可以投入使用。

审理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关于:“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规定,承包人对工程价款享有法定的优先受偿权。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关于 “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承包人应该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行使该权利。本案中,因原告建工某某建司提供的重庆市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意见书中载明诉争工程于20075月取得竣工验收,本院认定工程实际竣工时间为20075月。原告建工某某建司在竣工后的六个月内就工程款5657290元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就优先受偿权提出了申请,并且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同时因在(2007)渝五中民初字第124号民事调解书中没有对5657290元工程款的优先受偿权进行确认。本院认为原告建工某某建司对5657290元工程款行使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成立。但因“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本院对原告建工某某建司要求确认工程款利息的优先受偿权的请求不予支持。据此法院判决确认原告重庆建工第七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被告重庆某某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拖欠其的工程款5657290元就中华广场(原中华商厦)项目建设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案例二】中国国际建设公司申请执行北京多伦多国际医院返还工程款案(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于抵押权人的债权受偿)

中建公司与多伦多医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经北京仲裁委员会审理,于2002724日作出裁决:多伦多医院于裁决书送达之日起20日内给付中建公司工程欠款2099752298元及利息损失,库存材料和设备款8436706元及利息损失,停工损失58718587元,仲裁费及鉴定费436685元。

因多伦多医院未按时履行裁决书确定的义务,中建公司于2003124日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标的总金额46875万余元(包括利息损失)。法院于2003310日查封了多伦多医院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1号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并于2005718日对上述房地产进行拍卖,所得价款计人民币6170万元。

执行过程中,加拿大医保公司与多伦多医院于200412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就另案达成调解协议:多伦多医院于2005331日之前分期归还加拿大医保公司欠款600万美元;如多伦多医院按时足额履行上述还款义务,加拿大医保公司同意免除其另应归还的欠款235900美元及利息;多伦多医院承诺以其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1号的2635320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及1305060平方米的地上建筑物,为加拿大医保公司此笔6235900美元债权设定抵押担保,并协助加拿大医保公司在2005115日前办理相应抵押登记手续。

因多伦多医院逾期未履行调解书确定的还款义务,加拿大医保公司遂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该院于20053月致函大兴区人民法院,认为加拿大医保公司对拍卖多伦多医院房地产所得价款享有参与分配权及优先受偿权。

执行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及《担保法》的有关规定,中建公司的建设工程款债权优于享有抵押权的债权。因此,中建公司的工程款应从拍卖款中优先受偿。

【律师评议】

通过上述案件可以发现,权利人行使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存在多种情况,一种是在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中主张优先受偿权,由法院判决确认而进入执行,另一种是在执行中发生争议,权利人可以依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向执行局提出主张。

就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行使,首先应注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中“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当中“六个月”的规定,如果超出六个月后承包人再主张权利还能否获得支持呢?《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表述中并未限定期间,笔者认为《批复》关于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六个月”的规定,符合民法上除斥期间的特征。除斥期间不同于诉讼时效,它自权利成立时起算,期间届满后,权利归于消灭,除斥期间为不变期间,不能适用诉讼时效有关中止、中断或延长的规定。虽然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除斥期间在法律中未做具体要求,但最高人民法院针对这一期间做出具体的限定,各级法院应当遵守,因此超出六个月的期间承包人再行使权利,诸如与发包人协议折价、拍卖等,事后向法院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则不被支持。

其次,关于抵押权与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受偿顺序及优先权的范围问题。根据《担保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在没有其他优先权人的情况下,抵押权人对该房地产拍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而《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对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和抵押权的关系,《批复》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和办理执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

再次,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范围。《批复》第三条将《合同法》二百八十六条保护的范围,限定在承包人为建设工程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建设工程价款中,预期利润和违约损失等则不享有优先受偿权,通常损失体现为工程款利息、材料款、设备款周转的损失、停工损失、仲裁费和鉴定费等等,依照《批复》规定,这些不属于优先受偿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