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案例s

【转】抵押与保证并存时的裁判规则

发布时间:2020-09-30
分享到

案情简介

 

1990年,氮肥厂向银行贷款495万美元,借款合同约定氮肥厂必须以其原有固定资产和项目形成的固定资产全部抵押给银行,在贷款未还清前,银行有留置权。同时卷烟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2006年,氮肥厂被列入国务院拟破产企业时,该厂资产总额为8亿余元。进入破产程序后,银行以普通债权人身份申报债权,但最终确认未受偿债权为4400万余元。200612月,受让银行该不良债权的资产公司诉请卷烟厂承担保证责任。卷烟厂以银行放弃抵押权而主张免除担保责任。

 

法院认为

 

银行与氮肥厂在1990年的借款合同中明确约定将氮肥厂原有固定资产和项目形成的固定资产全部抵押给银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施行)》第112条关于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向债权人提供抵押物时,应当订立书面合同或者在原债权文书中写明。没有书面合同,但有其他证据证明抵押物或者其权利证书已交给抵押权人的,可以认定抵押关系成立的规定,应认定银行与氮肥厂抵押关系依法成立。氮肥厂2006年被国务院列入拟破产企业时,资产公司向氮肥厂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时是作为普通债权申报的,并未提及抵押权。经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管理人编制了拟确认债权表,资产公司亦未提出异议,由此应认定资产公司放弃了物权担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5条关于债权人放弃抵押权的,保证人就放弃抵押权的部分不再承担保证责任规定,因资产公司放弃了物权担保,且氮肥厂抵押财产价值大于本案所涉借款本息,故卷烟厂保证责任应予免除。

 

实务要点

 

〔未登记抵押债权人以普通债权申报视为放弃抵押权〕借款合同明确约定抵押条款的,在主债务人破产时,债权人仅以普通债权人身份申报债权,而未主张担保物权,应视为放弃抵押权,保证人有权就放弃抵押权的部分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案情简介

 

20029月,粮油集团与银行签订债务重组协议,约定粮油公司所欠银行3.5亿元中的1.2亿元由新设粮油公司承接,余下2.3亿元仍由粮油集团承担;银行同意粮油集团将抵押财产作为对粮油公司的出资或作为粮油公司承接该1.2亿元负债相对应的资产转入粮油公司。随后,粮油集团就抵押财产办理了抵押登记。20032月,粮油集团、机械公司等签订粮油公司发起人协议书。同年11月,粮油公司成立。200411月,粮油公司与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借款1.2亿元,用途为承接粮油集团老贷款,粮油集团为此与银行签订担保本金不超过6770万元的最高额抵押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2007年,就粮油集团在20037月的一笔由机械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的3000万元贷款,银行单独起诉粮油集团。机械公司以银行放弃物保、债权人同意债务人转移优质资产为由主张免除保证责任。

 

法院认为

 

粮油集团经银行同意后在落实债务重组协议基础上进行股份制改制。机械公司虽未参与债务重组协议签订,其为案涉债务提供担保亦在协议签订之后,但机械公司作为粮油公司发起人之一,于保证合同签订前签署了粮油公司发起人协议书,并在其后8个月时间内派人参与粮油公司一系列设立活动以及在有关设立文件上签字,其对粮油公司将依债务重组协议接收粮油集团资产并承担债务的情况应当知道,即便机械公司未实际出资,亦不能以此否定机械公司实际参与粮油集团设立过程并对粮油集团资产将要进入粮油公司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事实。机械公司在签订发起人协议后,于粮油公司设立过程中,为案涉3000万元借款提供保证,系其真实意思表示,机械公司应依保证合同承担相应责任。虽然该借款发生在案涉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担保的债权期限内,但根据债务重组协议的约定及其实际履行情况,该最高额抵押担保项下的抵押物是作为粮油集团的出资投入到粮油公司,并为粮油公司所承接债务再次设定最高额抵押担保,该最高额抵押合同亦系债务重组协议约定内容的一部分,二者之间存在紧密关系。最高额抵押合同的签订有其特殊目的,即是为落实债务重组协议以保障粮油公司将要承接的债务能获得清偿,其担保的范围应不包括仍由粮油集团承担的本案所涉3000万元债务,故机械公司以债权人放弃物保、转移优质资产为由,主张免除其保证责任,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

 

〔物的担保范围并不包括保证债务的不适用物保优先〕

 

企业改制过程中,虽然借款发生在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担保的债权期限内,但根据债务重组协议的约定及实际履行情况,最高额抵押合同的签订有其特殊目的,其担保范围不包括仍由改制前企业承担的该借款,参与该改制活动的保证人以债权人放弃物保、转移优质资产为由,主张免除其保证责任,不予支持。